集運市場開啟ONE時代
[ 作者:佚名 | 轉貼自:本站原創 | 點擊數:1405 | 更新時間:2018/4/9 16:26:09 | 文章錄入:admin ]

2016年10月31日,日本郵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達成協議,將原三家公司的集裝箱班輪運輸業務(包括海外碼頭業務)合并成立一家新的聯合企業,名為海洋網聯船務(OceanNetwork Express,簡稱ONE)。ONE控股情況如下:川崎汽船占比31%,商船三井占比31%,日本郵船占比38%。

  顯然,行業低迷、競爭艱難是ONE成立的主因。合資公司的名稱簡稱為“ONE”,這似乎也表達了三家日本船公司的雄心壯志。從規模而言,初始成立的ONE成不了第一,但從效率、效益、服務等其他方面還是大有可為,并為未來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018年4月1日,ONE正式開啟運營。隨之而來的是,THE Alliance的成員由5家變成了3家,新的航線服務網絡正式開啟;2M和OCEAN Alliance也宣布了新的航線服務。

  由此,集運市場由ONE時代的開啟,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在競爭激烈的班輪運輸市場,ONE希望能夠成為一家有“存在感”的公司。為此,在努力完成整合第一步的基礎上,ONE將在效率和協同上下功夫。之于未來,ONE理想遠大。

整合時代的ONE理想

  2016年10月31日,日本三大航運企業日本郵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達成協議,將原三家公司的集裝箱班輪運輸業務(包括海外碼頭業務)合并,以此成立一家新的聯合企業。聯合企業控股情況如下:川崎汽船占比31%,商船三井占比31%,日本郵船占比38%。

  當天的聯合聲明解釋了三家船公司合并集運業務的背景:雖然集裝箱班輪運輸業務正在溫和增長,但是近幾年來從業者一直在與運力供需失衡狀況作斗爭,進行了一系列兼并重組活動,導致競爭格局改變。在這大背景下,三家船公司決定在公平的基礎上合并各自的集運業務,以保證相關業務經營在將來能夠穩定、有效和有競爭力。

  2017年3月31日,日本郵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正式宣布,三家公司的集運業務整合進程已有新進展,新合資公司的名稱定為海洋網聯船務(OceanNetwork Express,簡稱ONE)。

  2017年7月10日,日本郵船、商船三井、川崎汽船三家公司的社長和新任命的ONE首席執行官杰里米·尼克松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在記者會上,三家公司的社長提出了對于ONE的期待:“之前作為競爭對手的3家公司合并成為1家,希望成為有存在感的公司”。

  在經歷了全球各大監管機構的無條件或者有條件的批準后,ONE于2018年4月1日正式啟航。

整合時代

  ONE的成立恰逢此輪集裝箱班輪運輸市場的整合大潮,又或者說,此輪整合大潮是ONE誕生的催生力。

  在ONE成立之前,班輪市場已經開始了數起重量級的整合操作。

  2013年年底,赫伯羅特開啟與南美最大班輪公司南美輪船的合并洽談。歷經1年,2014年12月“南赫”完成合并,組建成彼時全球第四大班輪公司。2016年4月21日,赫伯羅特發布公告稱,正與阿拉伯輪船就潛在的合作聯營展開磋商,包括合并重組方式;同年7月18日,赫伯羅特和阿拉伯輪船對外公布,兩家班輪公司已簽署合并協議。2017年11月30日,赫伯羅特宣布正式完成與阿拉伯輪船的整合。

  2015年12月7日,達飛輪船發布公告稱將收購新加坡最大班輪公司東方?;?。2016年6月27日,達飛輪船成功收購東方?;?0%股權,并宣稱將強制收購東方?;適S喙扇?。2016年9月6日,達飛輪船全面收購東方?;?,東方?;始慈掌鶇有錄悠陸灰姿仆聳?。

  2015年12月11日,中國兩家航運央企中國遠洋運輸(集團)總公司與中國海運(集團)總公司實施重組。2016年3月1日,經重組整合而成的中遠海運集團旗下的集裝箱運輸業務板塊——中遠海運集運正式合署辦公,并在上海總部辦公室簽署一系列集裝箱船和集裝箱租賃合同,標志著原中遠集運與中海集運兩家班輪公司正式實施業務重組。

  2016年12月1日,馬士基航運宣布與德國歐特克集團達成協議,就收購其旗下班輪公司漢堡南美達成一致。2017年11月30日,馬士基集團宣布馬士基航運與歐特克集團關于收購漢堡南美的交易已經完成,本次交易價格為37億歐元。

  而在ONE宣布成立之后,剛剛完成整合的中遠海運集團在班輪市場又宣布了一起重量級收購。2017年7月,中遠海運集團攜手上港集團宣布要約收購港交所上市企業東方海外,收購金額約為63億美元。此項收購預計將在2018年年中完成。

  對于ONE的成立,杰里米·尼克松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表示:“我們不單單是將三家公司的業務合并在一起,我們正在創建一個全新的公司。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將把各公司的人員和資產進行整合,作為一個公司運營,共同擁有一套系統和一個管理團隊。我們將尊重以前的公司,但這是一個新的開始?!?/P>

  航線穩定

  2018年1月26日,ONE發布了其首個“Day ONE”全球網絡的完整設計。從2018年4月1日起,ONE將在亞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的區域貿易上部署200多艘集裝箱船,這些船舶將連接全球200多個重要港口。

  在發布船期的同時,ONE表示將致力于提供提升服務質量和船期可靠性,并將為高效的集裝箱運輸設定新的標準,認為其每條航線的產品開發都超出了市場預期,這將為客戶提供高水平的服務。

  Alphaliner對ONE發布的“Day ONE”服務網絡進行分析發現,“Day ONE”與日本郵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之前所提供的服務只有“微小變化”。其中,非洲和大洋洲的航線將不會有任何變化,所有現有的3J航線服務覆蓋范圍仍然保留。

  此外,除了從亞洲到中美洲和南美西海岸的新服務外,對拉丁美洲貿易的服務網絡也將“大量保留”。ONE在這一區域提供的新服務是由于馬士基航運收購漢堡南美之后造成的貿易結構調整。ONE已經宣布了3條新的每周環線,部署了34艘6000TEU—13000TEU的船舶。

  ONE提供的新服務網絡主要變化將在其亞洲的內部網絡,在這里,“服務將被整合”。

  顯然,所有對ONE的航線有重大變化的期待將會落空,但這正是ONE所需要的“穩定和順利”。正如杰里米·尼克松所說:“關鍵的一點是,我們是貿易的仆人,而客戶并沒有主動要求進行整合。因此,我們必須確保這是盡可能順利的,以確??突У墓┯α春推笠擋換崾艿講煥跋??!?/P>

  從中長期來看,業務協同效應將更接近于ONE商業計劃的戰略,即在2019年3月31日結束的新公司的第一個財政年度內,實現4.4億美元的協同效應,此后每年可節省10億美元。

  ONE的服務網絡自2018年2月1日開始接受客戶預定,根據反饋,這一過渡的處理過程中幾乎沒有中斷或者混亂。日本郵船、商船三井以及川崎汽船的大多數關鍵大客戶都保留在ONE中,以便為客戶提供連續性。這對于幾十年來支持個別航運公司的日本貿易巨頭們來說尤其重要。

  此前,ONE宣稱通過削減重復的航線來降低運營成本,在Alphaliner看來,ONE要實現每年10億美元協同效應目標所需的成本節省,主要來自業務和后勤部門的人員精簡,港口機構、商業供應商和服務提供商費用的減少和合并,以及港口裝卸費率的削減。

  規模效應

  正如前文所述,ONE希望“成為有存在感的公司”。在遠洋班輪市場,“存在感”某種程度上等于規模效應。

  在正式運營之后,以Alphaliner截至2018年3月25日數據計算,ONE以148.42萬TEU的運力規模排名全球第6(見表1),距離第5的赫伯羅特不過10萬TEU的差距,但距離第4的達飛輪船則超過100萬TEU的差距。而排名第7的長榮海運手握巨量訂單,若全部訂單交付之后,規模與ONE相差無幾。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天津美聯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 電話:86-22-26473130 26468915 傳真:86-22-26468235
E-mail: [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刀塔自走棋神法|企航時代